• <optgroup id="xkbgp"></optgroup>
    <optgroup id="xkbgp"><em id="xkbgp"><pre id="xkbgp"></pre></em></optgroup>

      <acronym id="xkbgp"></acronym>

      1. <span id="xkbgp"><output id="xkbgp"><b id="xkbgp"></b></output></span>
          <optgroup id="xkbgp"><em id="xkbgp"><pre id="xkbgp"></pre></em></optgroup>
          <optgroup id="xkbgp"><em id="xkbgp"><pre id="xkbgp"></pre></em></optgroup>

          夢網資訊

          短信復活
          時間:2019-02-25     來源:     作者:brand 4050

                從2018年開始,短信突然活過來了。


                在此之前,短信已經連續5年出現負增長。2013年成為增長的拐點,2014年移動短信業務量更是大跌了兩位數,下滑14%


          (圖表來源于工業信息化部)


                在移動社交軟件的兇猛沖擊之下,無論是企業通訊還是生活社交,曾經一度居于國民主流社交應用位置的短信,似乎已經「死」過一次了。短信失落、微信崛起,無疑是移動通訊工具的一次跨世代更迭。


                然而,及至2018年,手機短信卻在乏人矚目的環境中逆勢上揚。工信部公布的數據顯示,2018年,短信業務量大幅度提升了14%,從而一掃多年頹勢局面;2019年春節假期,全國移動短信發送量133.3億條,同比增長7.7%


                公益短信、企業拜年短信、各大App春節力推應用下載的短信驗證碼業務,成為了數據增長的強勁拉力。但是,與此同時,也出現了有一些有趣的現象,比如中國聯通的春節大數據顯示,全國范圍內使用短信或電話拜年最多的地區是天津,比例達到了21%



                數據回血的同時,手機操作系統的玩家們也試圖開展對短信的自救。2019115日,姍姍來遲的谷歌終于宣布,Google Fi正式支持RCS Chat,這個屬于「安卓手機的iMessage」正式上線,時間上較之于蘋果iOS 8的推出iMessage晚了4年多。


                不可否認,如今,短信要想重新奪回社交市場的機會已經希望渺茫,但是以企業服務為切入點,提升富媒體能力,短信依然可以顯示出其更為直接、高效的通知與觸達優勢。而以微信發力小程序為信號,圍繞移動用戶需求所展開的應用服務,突然洞開了巨大的想象空間。


                與此同時,市面上為手機廠商提供智能短信在內的智能通訊服務的服務商也正在成熟;20183月,國內10大手機廠商聯合推出快應用,從而幫助用戶更為快捷地獲取輕便的手機應用。以短信為入口,企業服務消息與企業應用服務的結合,或許能讓短信起死復生。


          失去的五年


                相較于手機的發展史,短信的出現要晚得多。1993年,世界上第一條短信被發送出來;1994年以后,短信真正普及到商用、民用。


                進入到千禧年,短信開始真正迎來高光時刻。自2001年開始,國內通信服務達到了189億條,2004年達到了900億條,而在2010年的一年之內,全球就已經有6.1萬億個短信被傳送,平均1分鐘傳送19.3萬個短信。


                無論是中國還是全球,2013年前后成為了短信發展的分水嶺。WhatsAppFacebook、微信的相繼出現,開始重新定義移動社交方式。



                工信部數據顯示,2012 年全國移動短信發送量達到了8973.1億條,這也成為了中國手機短信發送量的歷史峰值。此后,數據呈現逐年下滑,雖然在2018年短信業務出現反彈,但總條數依然不超過8000億條。


                事實上,如今的短信發送總量已經很難和各大移動社交應用相匹敵。根據WhatsApp的統計,從20177月開始,每日傳送的訊息量已達550億條;微信所公布的官方報告則表明,2018年每天有450億條信息被發送出去。即使手機短信在2019年春節增長7.7%是同比不錯的成績,但較之于微信在春節期間信息發送量大漲64%的數據,依然相形見絀。


               總量不敵之外,是短信類型的失衡,特別是用戶越來越不再依賴短信的社交聊天方式。用戶習慣的轉移是根本原因,通訊形式上的落后也客觀上造成用戶流失,而0.1元的短信資費則是壓垮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短信經歷了一個失去的五年,而且似乎是永久失去了高頻活躍的社交場景。但短信也在轉型,圍繞企業的信息服務,短信扮演著越發重要的角色,比如,服務登錄和身份認證等服務、公益及政企通知、生活服務、營銷等等。


                與此同時,根據工信部數據,目前移動電話用戶數達15.6億,移動寬帶用戶(即3G4G用戶)總數達13億戶,占移動電話用戶的83.6%。因此,對于未入網用戶和銀發、少幼齡用戶而言,短信依然是抵達他們最可靠的通訊工具。



          短信變道


                不可否認,短信作為通訊形式已經相對落后了。


               在短信里,大部分人只能發文字,雖然也有彩信MMS業務,但下載慢、質量差且兼容性不好極大地影響了用戶體驗。在2G/3G時代,核心網是分為PSCS兩大域的,彩信和其它上網業務走PS域;而短信和電話這類對時延和可靠性要求高的,走的是CS域。及至4G和即將到來的5G時代,雖然問題得到解決,但是運營商對短信和彩信業務的改造仍然意興闌珊。


                蘋果早在2011年就看到了這個情況,于是推出了自己的短信替代品,正式發布iMessage,基于互聯網信道(APNs,推送通知的底層技術)。


                 對于蘋果用戶而言,iMessage就是他們的短信;iMessage甚至也是蘋果寄予厚望的社交通訊產品,如果從時間上來推算,那么iMessage和微信幾乎是同步起跑的。


                但是蘋果對于社交的執著與癡迷,很大程度上違逆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社交趨勢。從iOS移動設備的系統變化,可以明顯看出,蘋果一直致力于強化iMessage的社交功能,但這樣的結果卻是蘋果不僅未能在中國翻盤微信,在全球市場也無法撼動WhatsApp,最終iMessage被完全邊緣化。


                其實,如果從一款簡潔的IM工具的角度來看,iMessage已經跟進地不錯了。2014年的iOS 8系統,iMessage支持快速發送語音和視頻、共享地理位置、群聊功能以及批量發送圖片;iOS 10則提出了Rich Notification功能,iMessage無需進入應用,用戶在通知中心里就能看到圖片、視頻以及快捷回復消息。蘋果試圖以便捷性來擊穿微信等聊天軟件的優勢。iOS 11系統中Apple Pay開始支持個人轉賬,用戶還可以通過iMessage,實現個人與個人之間的Apple Pay支付,只需要在iMessage中輸入數額即可直接付款。



                但是,隨著移動社交的發展,短信的功能轉型已經成為必然,試想,如果iMessage能從早期就深挖服務屬性,或許有更好的未來。


                事實上,在企業需求服務方面,iOS系統總是要比安卓后知后覺一些。比如到了iOS 12iMessage才上線短信驗證碼自動填充功能,這個功能或許也說明,蘋果開始適用移動應用對短信的需求,開始定義iMessage的工具化地位。


               然后再到谷歌所支持的RCS ChatRCS Chat的全稱是「富通訊服務」(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由全球通訊行業協會最早開發,和iMessage一樣,RCS Chat的信道也是基于互聯網的。


                并且,RCS Chat 原生支持圖片、音頻、視頻、鏈接預覽、深度鏈接等等。這些不同格式的內容,可以通過一個統一的標準 (RCS Universal Profile),在不同的手機品牌、Android版本、信號制式(5G4G 3G),以及不同運營商之間自由地傳遞,不會出現兼容性或被屏蔽的問題。


                這意味著,使用Android短信的體驗,跟iMessage,以及微信之類的其它IM軟件應該是相同。


                事實上,RCS已經發展了10余年,對于iOS和安卓生態的短信服務而言,RCS最重要的功用應該垂直在企業服務和公共服務這個領域,社交功能是無需重蹈的舊路了。 


          消息即平臺


                圍繞應用服務,iOSiMessage也有一些原生的支持能力,可向好友分享App,部分App內還支持內容、服務直接分享等。


                比如,iMessage的底部輸入欄可直接查看并分享好奇心日報等App的熱門內容;大眾點評App直接預訂「看電影」、「餐廳訂座」等;以及支持支付寶直接向好友發紅包。


                但是,iOS的問題是分享必須建立在好友雙方同時下載該App應用的基礎上,因此,如若能支持無需下載狀態下的應用秒開,將會給iMessage帶來服務質量的飛躍,而這卻又觸及到了App Store的利益點,于是成為iOS的難題。

          安卓生態似乎就不存在類似的擔心,隨著微信小程序的出現,中國的手機廠商已經開始跟進這種輕量化的移動應用,快應用于是應運而生了。


                但從目前快應用的入口來看,主要為應用商店、全局搜索、負一屏搜索以及瀏覽器搜索等,作為觸達用戶最硬核的入口,短信仍然未能被有效利用。


                不過,隨著RCS規范的普及推廣,早在2017年,行業就提出了MaaPMessaging as a Platform,消息即平臺)的概念,使用戶可以在消息窗口內完成搜索、交互、支付等一站式業務體驗。以后的短信業務不僅可以借助RCS的高級消息傳送功能滿足商戶與用戶的交流,還可以利用基于自身構建的平臺聚合商戶,并由商戶自主為用戶提供智能的個性化服務。


                因此,以后的短信業務不僅僅是一個融合的富媒體消息業務,更將是一個新的行業能力平臺。目前來看,OPPOvivo、魅族、小米都在做相關嘗試,但快應用和手機短信的結合仍然還只是開始,而從長遠來看,快應用支持秒開、即點即用的特征,最大的場景并不在應用商店,而在關切用戶服務通知的短信觸達方式當中。


                智能短信與快應用,或可帶來挑戰微信小程序的嶄新可能。


          文章來源:36氪微信公眾號

          返回列表
          色老板免观视频在线看